與其跟層次不同的人爭辯,不如看清後瀟灑地離開!

2018-11-05文章引用自:

週末雪消了,我和朋友一塊兒去遊玩。

準備回家的時候,

一個帶著紅袖章的老人過來跟我們收費。

我問停車費多少錢,老人張口二十塊。

我不由地嘟囔了一句,

你們的收費也太不合理了吧。

老人斜了我一眼,

二話不說就把停車場的閘門關上,

徑直走進他那小房間。

意思是,今天不把錢交了,你們休想離開。

我正想下車找他理論,朋友卻制止了我,

一聲不響地把停車費交了。

 

離開後,我向朋友抱怨道,

明明道理在我們這邊,

為什麼要向他妥協?

誰怕誰呢!大不了就跟他耗下去唄。

就算要交錢,也要說個一二三。

朋友笑著說,你還是太年輕,

認准了一個理就不惜死磕到底。

明眼人也能看得出來,他這是在亂收費。

可是為了這點錢都把時間耗這裡了,

耽誤了接下來的工作安排,

其實並不划算。你不知道,

永遠不要和層次不同的人爭辯的道理嗎?

 

不是所有人都處於同一層次

當你在生活中遭受到不被理解時,

是不應該急著去爭個輸贏。

因為,並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你的解釋。

就像過年的時候,

家裡的親戚都要問大城市回來的你,一個月能掙多少?

如果你如實相告,他們會說,

你好歹是個名牌大學的學生,

怎麼還不如村口老王家的兒子呢,

人家高中沒畢業,

可是這些年在外面混得相當不錯,

據說最近就要回村子蓋房子了。

 

兩個根本不在同一頻道的人,

註定了彼此很難聊到一塊去。

就像我的另外一個朋友,

按照當下很多人的觀點,應該是叫大齡剩女的。

三十多歲的年紀,姣好的容顏,

平和的性格,獨立的事業,

完全可以甩掉二十幾歲的小女孩幾條街,

只是,至今未找到合適的人結婚。

她喜歡讀書,喜歡旅遊,喜歡電影,

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小資又不失生活趣味。

作為三十幾歲的未婚族,

背後自然少不了議論或者苦口婆心的勸說,

她也會被家人逼婚,

也會看到家人欲說還休的憂愁。

 

不管在生活上還是職場上,

不要因為年紀大就選擇委屈自己!

她說,不是我不結婚,

只是還沒有遇到合適的,

我不要因為自己的年紀大了就要選擇委屈自己,

逼迫自己進入一段沒有愛情,沒有溫暖的婚姻。

總是有人來告訴他,你不小了,

該結婚了,該生孩子了,

不要太挑,不要眼光太高;

你的不婚對父母太殘忍了,

人家都能找到合適的,你怎麼就找不到呢?

在眾人的眼裡,

三十歲不結婚不生娃的女人就像是洪水猛獸一樣,

走到哪裡,都能招來一大堆的指指點點,

成為茶餘飯後談論的話資。

 

兩個人如果脾氣、秉性不同,

又怎麼能有共同成長的動力。

可是他們不知道,

兩個人如果脾氣、秉性不同,

又怎麼能有共同成長的動力。

對外人來說,

說一句話只是兩片嘴唇一張一合的事情,

而對朋友來說,婚姻卻是一輩子的修行,

豈可潦草應付,如果沒找到志趣相投的,

不離婚苦一輩子,再離婚又何必結婚。

所以,她對於這些流言蜚語一概不全聽全信,

也不去爭個明白,因為她知道,

和什麼樣層次的人爭辯,

就註定了自己將會淪為什麼樣子的人,

不過是自尋煩惱罷了。

 

我們無法改變身邊人的品性,

但卻有權選擇遠離。

世界之大,人都有三六九等之分,

我們無法改變身邊人的品性和素質,

但慶倖的是,

我們有選擇遠離他們的權利,

不與他們作過多無謂的爭辯和糾纏,

這就是對於自己最大的保護。

這種保護,並不意味著軟弱或退讓,

而是當你耗盡了精力,

卻難以消除人與人之間的認知差距。

你終會明白,最好的發聲方式,

莫過於少說話,做好自己。

 

結交一些氣味相投、

有著相同價值觀的人,

這樣的人生,完全足矣。

正如村上春樹在《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一書中寫道,

世上存在著不能流淚的悲哀,

這種悲哀無法向人解釋,

即使解釋人家也不會理解。

它永遠一成不變,

如無風夜晚的雪花靜靜沉積在心底。

對於層次不同的人,我們不必刻意相融,

也不必試圖去改變對方,

只需待在各自的圈層內,

結交一些氣味相投、有著相同價值觀的人,

這樣的人生,完全足矣。

 

有些話,只該說給懂的人聽,

才有意義。

 

(文章來源)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